云雀。

lof主近期沉迷狼人杀并日常赶图。坑先空着,总会填的。

《如果是你》

并非喜欢便值得一起,谈情和相处的对等性一直是情侣间你瞒我瞒得过且过的假命题。

相中和处对象,其逻辑性中的时间顺序不可逆转,而其对应主体也并不相同。相中的可以是皮相、个性或特质,是能激起你兴趣的某一点,那一点不需要对你的感兴趣作出回应,如同你看风景并不需要过问风景是否愿意,你也不必声张你的感受。而处对象则是要接纳对方整个个体,即你感兴趣的部分和不感兴趣的其他部分,同时还要照顾对方的感受并回应对方的情感。恋爱则是这两个流程的合称,繁杂琐碎,简单冲动。兴起前行,茫茫不知后路。

而说了那么多废话我至今不明何为恋爱。若是平添纷扰为何总要自寻苦恼,若是独身逍遥为何总要凑对成双?而耳鬓厮磨或是谈天说地,何为本体?如若我不是我,你是否仍会一见倾心;如若你亦非你,我是否仍会作茧自缚?若需要的是荷尔蒙,谁都可以,并非非你不可;若需要的是灵魂相触,思想交流都尚且浅薄,再近不也仅是皮肉?

我亦不懂何为思念。即使我会在书山字林中偷闲臆想明日,困意迷眼仍摸出一刹清明忖度种种,笨嘴拙舌还硬憋几句无关紧要拖延时间。

我不懂。正如我们昨日仍十指紧扣唇齿相触,今日我仍会在脑内搜索你面无表情无趣乏味的时刻对我们的感情作分析和批判。或者并非天生冷情,只是每每笃定相信的总会扇得我鲜血淋漓,安全感和盲目天真早已稀巴烂进地底。我不信你,更不信我自己。

可偏又觉得,如果是你,如果是你。

我不懂的,我在找的,我想问的。

如果是你。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