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雀。

lof主近期沉迷狼人杀并日常赶图。坑先空着,总会填的。

【昊健】倒车请注意

滴——扣费不成功的黄暴卡

前篇→《新手上路》

——————————————————

引擎轰隆隆地开场没风光过两秒就又咽了气,车轮死皮赖脸地扒着被日头烧得冒烟的地面不放,颇有要不管不顾生根发芽的气势。

 

车里面的空调开得可足,凉飕飕地呼了冷汗涔涔的董子健一脸,风口慢慢悠悠的上下摆动,一张嘲讽脸越看越像它正在旁边树下乘凉的真正主人在实体化的说风凉话。他往车窗外看了一眼,那家伙正靠着树干双手环胸,一个呵呵的眼神轻轻飘飘地瞟过来,董子健顿时吧嗒一声打下了风口的百叶。妈的,越看越气。

 

树荫环绕之下,刘昊然低头瞧了眼手表,嗯,很好,五分钟了,车子还是纹丝不动。他盯着隔了块挡风玻璃在车里皱眉瞪眼的董子健,本来一肚子气都被耳边咯吱咯吱反复响个不停的打火声给打蔫了。

 

其实他倒是比董子健想的要紧张,斜撑在地上的腿肌肉都绷紧了没敢放松,深知那只张牙舞爪的小兔崽子根本就是在逞能,他就不得不像只猩红了双眼蓄势待发的豹子卯紧每根神经去监视猎物的动作,为的不是吞拆入腹而是不让他沦为其他豺狼猛虎的盘中大餐,撒哈拉都没他这样饥肠辘辘还忍着守株待兔的傻豹了。

 

但这让人不放心的家伙,怎么可以没自己在身边。

 

其实吧,他们这事,还得从两个小时前说起。

 

“小董,你这报的什么班?”刘昊然手上拎着一沓资料,透明的文件袋里放着一张显眼的证件,上面赫然贴着董子健的大头照。

 

那时董子健还吧唧着嘴巴吃刘昊然给他准备好的饭后小龙虾,在红油虾壳堆里好不容易冒出个头瞧一眼,看到那证件时顿感不妙,再往上一点看刘昊然的脸色,惨了,刘昊然笑得那叫一个阳光灿烂,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今天天气很好我很暴躁。

 

董子健立马心虚地把头摁回到小龙虾里。

 

“没什么啊,”他顿了一顿,再开口时声音都虚得低了八度,“我……我就出去找了个教练学车。”

 

刘昊然一听,立马把文件袋随意甩到饭桌上,人瞬间就蹦到董子健面前,强行拔出他佯装缩头乌龟的脑袋,眨巴着小狗狗那样水汪汪的眼睛满脸委屈地盯着他:“小董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咱们不是说好了,我教你开车的吗!”

 

董子健一时无语凝噎。

 

他心里苦啊,这位哥哥你之前教车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子的!!

 

董子健觉得自己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其实当初突然兴起要学车,除了是以防万一司机又跑路的不便,更主要是因为意外发现了刘昊然有教练执照,他暗戳戳地抱着那么点《纯情教练俏学员.avi》的绮念才扒住刘昊然的腿求他教的。

 

结果兴奋了大半天,当真正下到训练场的时候,董子健只想甩掉方向盘仰天长啸: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我的教练男友不可能这么凶!

 

“你这样不对,不可以一次把方向盘打尽!别毛毛躁躁,慢慢来。”

“小心!离合不能全松开!注意左脚控制好!”

“看后视镜啊!往左边转看左后视镜,往右边转就看右边的,都说了那么多次了!”

“专心点!刹车的时候怎么可以不看看后面有没有车?刚刚多危险!”

 

董子健只觉得脑子里有一百个长着刘昊然模样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在地毯式轰炸。

 

旁边不少在练车的学员都探头出窗外围观,有些在旁休息的都指指点点地捂着嘴偷笑了。董子健简直生无可恋。

 

“你看,又不专心了!”副座上的刘昊然教练继续严词厉色。

 

啊啊啊救命啊!!

 

而且更要命的是,别人学车是四个学员轮流练十来二十分钟,可他们家昊然教练呢,尽职尽责地专心指导他一个,可怜他练了快三十圈的时候,树荫下小板桌上,休息着打斗地主的学员都已经换了三回了。

 

练了一天的曲线行驶,他就在那两条曲线优美的S型车道上足足M了一整天。

 

自那以后,董子健总是以各种原因推脱掉刘昊然带他去练车的约会提议,私底下却是自己到驾校里找个普通教练学,想着赶紧考个驾驶证回来让刘昊然彻底放弃对自己的殷切辅导。

 

万万没想到,一时疏忽,东窗事发。

 

董子健认命地放下早就啃干净拿来充道具的虾壳,老老实实地坦白从宽:“昊然啊,我都断断续续学了两个月了,你放心,乌教练绝对靠谱,我上一次去把最后的倒车入库都学了,完全没问题,就等通知去考试了。”

 

“什么乌教练?我一点印象都没有,让我看看。”刘昊然眉头的小山都快挤成一线天了。

 

董子健想了想,翻出了自己的手机一溜一溜地刷着,他记得他跟教练是有过一张合照的。然而等真的翻到那一张的时候,他心里顿时咯噔一声,手都不知要往哪里放,慌忙黑掉屏幕就要把它塞回到裤兜里。

 

可他怎么逃得过刘昊然的手掌心,他还没开始动呢,运动达人·六块腹肌·刘昊然就眼疾手快地一把擒住他图谋不轨的手拔出手机,熟练地输入密码解锁,屏幕一亮,一张经相机自动调色美颜,岁月静好、人如花娇的照片就大大方方地在高清的六寸大屏上展示出来。

 

帅气高大的教练一手揽着董子健的肩膀,一手拿着个冰激凌递到董子健嘴边,董子健倒是没吃,一脸无奈地看着镜头笑,可一边脸颊上都蹭满了白花花的雪糕,十足十个毫无防备任人宰割的傻白甜。

 

刘昊然微笑,目光平静地看向董子健:“靠谱?”

 

“不,不是,我们只是休息的时候拍张照……”他连忙解释道。

 

“哦,那这是什么?”他指了指屏幕上董子健脸上的雪糕,语气危险。

 

“那个只是学员们之间闹着玩,不小心蹭上的。”董子健心里闹得慌,怎么之前就没发觉刘昊然的醋坛子属性呢。

 

“哦?闹着玩?”刘昊然脸上的弧度冷冷地加深,平时柔情似水的眼睛都眯着瞧不见了,“那你们不用学车了?”

 

这下他真是百口莫辩了。

 

刘昊然心里冒着火,也不多问了,一把提溜起在沙发和茶几间缩成团的董子健,“那好,既然你说你最近连倒车入库都学了,那我就模拟考一下。”

 

到了训练场,刘昊然二话不说把人塞进驾驶位,自己则坐到副驾上,目视前方冷着脸开口:“右前方那个车位,往前开倒进去。”

 

董子健到现在都还是懵的,自从他们天雷勾地火式地在一起后,刘昊然还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生气,虽然没发火——他瞥了一眼刘昊然冷若冰霜的脸色——可也差不多了。他心下忐忑,如履薄冰,连起步都小心翼翼地按照考试规程那样一丝不苟地做彻底,生怕一个闪失又惹了刘昊然哪撮火苗儿。

 

车子蜗牛那样慢吞吞地向前蠕动,身后排着队等着练倒车的车子却不干了,喇叭声此起彼伏地催促着。

 

“快点啊!后面五六台车等着的!”

“磨蹭什么!还练不练啊?”

“不练就让位啊!浪费一群人的时间好意思吗!”

 

董子健本就没多少驾驶经验,被这些人七嘴八舌地骂了一通,心里一急就用力踩下了油门。

 

车子顿如离弦之箭猛地就朝前飞出去,董子健反应不及还没控制好,就见前面路口正有台教练车正缓慢横穿而过,他顿时慌张地把住方向盘,还没来得及踩刹车,眼瞧着车头都快贴上对方的车屁股亲密一吻了。

 

千钧一发之际,就见刘昊然的手伸了过来包裹住他的,把方向盘稳稳朝左打了个半圈,车身立马偏移向左,车速也随着副驾上半踩的刹车慢了下来,车头险险擦着车尾有惊无险地驶过。

 

车子缓缓在路边停了下来。

 

董子健这才松了口气。刚刚的惊险把他吓得冷汗直冒,现在还心有余悸,还好有刘昊然在,他想。他心安地看着右手背上修长好看的手,留恋着那里传来的温度,然后就看见刘昊然毫不犹豫地抽手离开,取而代之的是他冰冷的视线。

 

他一额冷汗的狼狈模样倒映在他冰封的眼底犹如石沉大海,他听见他说:“所以,这就是你所说的‘没有问题’?”

 

董子健觉得荒诞至极。刚刚那么危险,刘昊然在意的竟然还是他找别人学车这件事。仿佛你以为你在和别人同生共死,那人却冷漠地告诉你他是修仙的,死不了。

 

炎炎酷暑,烈日当空,董子健突然浑身冷得彻底。

 

经过刚刚那一遭,刘昊然其实已经消气了,只是嘴硬地要训他两句。见他不回答以为他被吓到了还没缓过劲来,就硬邦邦地开口:“你在这休息一下吧,我去去就回。”

 

说罢他就下车了,转身就朝刚刚在他们背后嚼舌根的那排车走过去,那群家伙现在还吊在他们屁股后头。

 

董子健恍惚地看着后视镜里远去的身影,攥紧的双手一松,连同仓皇的内心,一同空了。

 

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刘昊然被围在一堆骂骂咧咧的学员中间,其中四五个高大强壮的往他跟前一站,一字排开像堵遮天蔽日的高墙,刷的劈下大片阴影。

 

那几个人中就有个平头的痞里痞气地朝刘昊然讥讽道:“好狗不拦路,叫你们挡道,这不,差点就直接进厂了嘛。”旁边几个人也配合地哄笑起来。

 

刘昊然不怒反笑,却是正眼都没瞧他们一眼,径直往坐在树底下试图作壁上观的一个教练走过去,“强哥,你们公司的一群教练都吃干饭的吗?自己的学员都管不住。”

 

这个训练场大半的车都是赵强他们驾校的,而赵强正是这个场子负责的人。

 

“昊然啊,不是我不管,但你也不能占着茅坑不拉屎吧,这训练场也不能光你们一台车在这练。”赵强懒散地起身,拍拍身上的草灰,装模作样地推脱道。仗着人多势众,他也就直接不卖他这面子了,言辞中也多半奚落的意思。

 

“呵,”刘昊然一声冷笑,“旁边几条车道都有库位能练,你们不就是仗着人多横行霸道,欺负这些个新来的。”

 

“话也不能这么说……”

 

还没等赵强找到借口,刘昊然却是松开了眉头,脸上笑意凉薄,“不知道出了意外,是你担得起,还是你们驾校担得起呢?”

 

赵强听着心下一慌,周围闹哄哄的学员也渐渐噤了声。

 

“我那车也不算什么好车,除了车里的人宝贵至极,就只有一台行车记录仪买得最贵,刚刚的录像是送你们公司还是送车管所,你们看着办。”说罢转身就往便利店去了,留下一群乌合之众面面相觑。

 

赵强也不想惹麻烦,连忙招呼自己的人上车,绕去别的地方练了。

 

等刘昊然提着个蛋糕切件回来的时候,这条车道上已经扫地俱尽,他也就不再多想快步小跑冲回到自己的车旁。

 

结果拉了一把车门,锁了。

 

他敲了敲车门,看着被隔热膜蒙上一层黑纱的董子健,喊道:“小董,开门啊。”

 

第一次。没理。

第二次。眼神都没赏他一个。

第三次。哦,董子健动了,却是抬起手放下了手刹。

 

刘昊然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拧着车钥匙打火,还怎么不清楚他是故意锁上车门的呢。然而董子健又气又急,离合松得太快,车子浑身颤了颤,又安安静静地趴回到原地,仿佛只是被挠了下痒痒的大猫。

 

刘昊然看他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不知是好气还是好笑,连拍了几下车门说:“小董别闹了,开门,我慢慢教你,再也不凶你了。”

 

这回董子健终于大发慈悲赏他一眼,才刚喜上眉梢,就见车窗突突突地下降,一个哈巴狗抱枕劈头盖脸地砸了他一鼻子。等他直起身,车窗就已经升回去再次为董子健披上老巫婆的黑色外袍。

 

刘昊然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于是,就有了颗故作姿态的望夫石,和一台数着一圈圈年轮等待老板娘开动它的小黑车。

 

原本自挂东南枝的日头都因缓步而来的魅惑多情的夜而羞成天际线上的一朵红晕,还穿梭在训练场里的车都已经寥寥无几了,路灯也一盏一盏悄然亮起,看着底下这人追车跑的奇异景象窃窃私语。

 

董子健终于是好不容易没死火地启动了车子,他也没指望能自己开回去,只好慢吞吞地在这一条道上晃悠了个把小时,说好的练倒车吧,怎么也没把车屁股四平八稳地塞进去一趟。

 

倒是苦了刘昊然,一路亦步亦趋,蹲完这个树头不够几分钟又赶到另一个树头,还要强行端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然而这跌跌撞撞匆匆忙忙的步伐却怎么都谈不上好演技,恋爱使人变蠢是真的至理名言了。

 

看着天色也不早了,刘昊然也不想和他继续在这怄气了,径直走了过去挡在刚好停住的车头前。

 

“子健,你开下车门,咱们回家吧。”他说得诚恳。

 

董子健心里其实也七上八下的,看着刘昊然在外头傻站了那么久也不是不心疼,可他就是一想到他之前那句话,心里还是一抓一抓的难受,他竟然开始怀疑刘昊然是不是没那么在乎自己。

 

“我不要。”他终于还是回了他。

 

刘昊然也不恼,双手撑在微烫的车盖上岿然不动,目光如炬。

 

“咱们回家,你气我什么咱们回去慢慢说。”

 

董子健不想答了,可刘昊然一副不动如山一夫当关的模样显然也是不会退让了,前方无路可行,进退两难之下,他只好当机立断挂了倒车档,控着离合就要倒车离开。

 

他心念繁杂,左右张望着后视镜,手上却是不听使唤,车尾左一撇右一捺的摇着大屁股扫荡,董子健更是紧张了,突然一个方向盘打滑,车尾就朝着左边路旁的小树林甩了过去了,他连忙右脚一踩要刹车,刚踩下去就觉得情况不对,车子浑身一震,瞬间插满电似的朝着后头急急飞奔过去。他踩错成油门了!

 

林间树叶翻飞,只听见砰一声响,车屁股往身后猛地一坐瞬间压弯了一条树干,茂盛的枝叶不堪重负地摇头哭诉,小半个后轮都陷进了泥地里。

 

车速其实不算太快,董子健身体什么事都没有,就是吓得有些魂不守舍,他学车这么长时间,从未像今天一样犯这么严重的错误,竟然还是两次!上一次,刘昊然没有理会他的不安,这一次他甚至不在身边了。

 

董子健委屈得觉得自己眼眶都湿润了。他打开锁就想下车,刚开门,就见一只手用力地握住他的手腕。

 

刘昊然一开门第一时间就看向已经拉好的手刹,放下心来之后,也不管这驾驶座有多挤,不容抗拒地跨步进来,右手猛的提拉起座椅靠背的调节器,解开安全带,强硬地把董子健连人带椅背压倒在后座上,关上车门。

 

“你有没有受伤?感觉怎么样?有撞到哪里吗?”他目眦欲裂,居高临下地观察着董子健的情况,手已经贴上了董子健的脸检查有没有受伤,语气却又冲又急,胸口还剧烈地起伏着透露出惶惶不安的情绪。

 

树荫环绕的昏暗之下,董子健只透过窗外一点渗入的灯光看清他的脸,他不仅是心软,更是早已溃不成军。

 

“我没事,车速不算太快,撞到树就停下来了。”他尽量让自己用平静的语气来回答,可话一说出口,颤音顺着喉咙就滑落至句末。

 

就这简单一句话,听得刘昊然肉颤心惊。

 

“真他妈的操蛋,”刘昊然的神色在阴影中明明灭灭,董子健却分明看出一团燎原烈火在他眼中快要把他都烧得沸腾,“你能不能别再他妈的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了!”

 

他又惊又怒,如一头终于开荤的野狼,俯下身去恶狠狠的咬在董子健的喉结上用力地吮吻。董子健吃痛的一声闷哼,心里也气闷着,发泄似捧起他的后脑勺,不遑多让地咬上他因怒火而紧抿的嘴唇,锱铢必较地在那片柔软腹地上烙下个清晰的牙印。

 

“是谁之前不管我的!我吓得人都懵了你他妈安慰都没有只顾着气我不找你学车!刘昊然你他妈的简直有病!”董子健气急地在他耳边吼道,红了眼睛啃上了刘昊然的耳尖,他想起他总是笑他动不动就红了耳朵,调笑的模样像是只调戏兔子的狼外婆,他顿时恨的收紧了牙关,把那脆弱的软骨磨得通红。

》》》

排好队,这边上车打卡。

♂一台超速黄包车♂ (请绑好安全带 握紧扶手)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09939026081375

 》》》

董子健左左右右看了一眼,双手捂着滚烫的脸颊,小声地问:“怎么办啊,这也……太淫乱了。”

 

刘昊然凑过去亲亲他的额头,戏谑地笑着说:“我们自己亲自洗车就好了嘛,反正大多都是你的东西,我不会笑你的。”

 

董子健立马支起身敲了他一个板栗,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你!自己洗!”

 

虽然那明显被欺负了很久的红润脸色使这命令听起来毫无说服力就是了。刘昊然连忙笑着答应。

 

“快点洗好了,再教我开车。现在,回家!”

 

“……”他看着董子健别扭又可爱的脸蛋,忍不住一口咬了上去。

 

“好!咱们回家!”

 

END

 

——————————————————————

每一次都超字数orz

一台黄包车到站,还有一台黄包车等待发车。

                                ——记一个肾亏的车手

大家有空评论里一起耍伐。

评论(16)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