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雀。

lof主近期沉迷狼人杀并日常赶图。坑先空着,总会填的。

【昊健】江湖渡 01

快意江湖,无风起浪,请乌太太快点更新带我浪!!

乌鸟:

* 武侠AU


* 答应 @顾冬冬 的古风 , 么么~


* 灵感来源洛天依的《我之仅有》   


    &   @云雀。 小姐姐的诗。




-----------------------------------




01


 


“话说,最近江湖出了一件大事,一件可获赏黄金千万两的大事。那毒行天下的唐家堡和素以风雅闻名的封雪山庄,啧啧,堡中养子和山庄少主私奔了!”


 


“这可不得了,他们不是武林执掌牛耳的门派之一吗,竟然出现这等惊世骇俗的断袖之事!”


 


“砰”三寸惊堂木猛地一砸,一个老头儿驼着腰,踱步来到厅正中,捋了一下自己的山羊须,拿起茶杯小抿一口,清了清嗓子,然后故作神秘地开口道:


 


“闲来挥袖述风流,笑把春秋作千秋。今日就由我谈笑风生语连珠来给大家说一说。这唐家养子,一身轻裘,脸生虎相,左手铁笔来点穴,右手宝剑夺命来,加上唐家让人闻风丧胆的毒,自是修罗之姿,听说并非没有行走过江湖,但是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见过他的人江湖上扳指可数。”


 


“再说那封雪少主,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其曲画更是双绝,曲泉韵,笔生花。一把白玉萧,一把尺素剑,端是白衣胜雪,而那雪间唯有一点墨。我曾耳闻,这少主的脸上一点墨,定是那已归仙山的吴道子画兴大发,点上去的。”




“不说唐家养子,这封雪少主,好像也不曾在江湖行走啊!”听客抓耳挠腮。




“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年后是武林三年一期的少年英雄会,仅限年龄二十以下的少侠报名,这唐家堡和封雪山庄的目的,不就是先韬光养锐,到时候一鸣惊人吗?”




“那赏黄金千两的事情是真的吗?”听到黄金千万的关键词,四周的人都或转身或侧耳,只盼能听得更真切。




“那当然是真的,情报皆由八方楼传出,童叟无欺,真实可靠,而且封雪山庄已经放出消息,有消息确实者,赏白银百两;生擒少主者,赏黄金千两。可惜唐家堡那边没有任何消息,估计是出动了家众自行寻找吧。我劝诸位快快动身,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仅是探个消息也是极好的。”




白袖轻挥,一旁瞌睡的店小二不情不愿地走至窗边的两位公子身旁。




“这锭是你的,然后帮我把这锭银两拿去打赏那位说书人吧。”看着手中的银两,店小二一扫困意,点头哈腰恨不得磕头喊爷。




“好的好的,多谢公子打赏,小的现在就去。”




生怕白衣公子反悔,店小二一溜烟地跑去将手上的银两送到说书人那里。待说书人收下银两后,店小二才后知后觉地泛起了别扭的念头,刚刚的两位公子总觉得有点眼熟。




“黄金……黄金!黄金千两!”




伴着店小二的惊呼,四周的食客都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但除了桌上的那几两酒钱,那位置早已空无一人。




两道人影,悠然地走到官道上。




“小董,你说,我们这样会不会太显眼了一点?”刘昊然摸了摸鼻子道。


“我们站得端,行得正,走的也是阳关大道,水来土掩,兵来将挡,怕什么莫须有的江湖传言。”




“可是,你看前面那几位英雄好汉,好像和你所见不略同啊!”话语刚落一支袖里箭直射而来,刘昊然头一偏,转身脚踏虚空,身影忽移几尺,从腰间抽出两指宽的薄剑,青光泛紫,猛地将空中的其它暗器打落。




来人一脸轻视,“哈,倒是在下班门弄斧了,竟然在唐家堡门人前玩弄这些小玩意。想必阁下,手中剑那紫气,就是那传闻中的唐家剧毒了。”




刘昊然小声嘀咕道:“这只是把普通的剑,并没有淬毒啊。”




董子健站直了身体正色道:“我想各位必定是有所误会了,我们素昧平生,为何忽然刀剑相向。”




“哼,和他们多说无益,看他们的衣着,分明就是那对断袖分桃的狗男男。待本大爷抓他们回去换那黄金千万两!”绿衣挡道人双手翻飞,双钩已出“看招!”




就在钩飞向董子健的那一刹那,刘昊然的剑已迎上,一钩不中,另一钩贴着刘昊然的腋下穿过,一招归燕回巢,但刘昊然的手臂却没如想象中落下。




“你太慢了。”声未至,绿衣人便感觉到“笃,笃,笃”三下,虎口发痛,麻痹感向手臂蔓延,如果这几剑刺在身上,估计早已开了花,想到这层,绿衣人一阵后怕,向后急退数步。




后面的暗器者抬手一扬,几声破风声从绿衣人身边划过,绿衣人知道有人来援,心下大定,便再度发起进攻。这次绿衣人不敢再有大意,大喝一声,双钩交叉而去,快至刘昊然的时候,左手上挑,右手下斜,向左倾身微步,双钩闪出阵阵银光。




右边有双钩虎视眈眈,左边被暗器封了生门,刘昊然纵身一跃,手中剑换右为左,一掌拍向绿衣人头顶,借力一翻,那空中暗器尽数落在绿衣人身上。挽了个剑花,归剑入鞘。




挡道人有三个,除却绿衣双钩,暗器者,还有一个人一直拿着碧剑在后压阵。




一为伺机而动,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二为那同站在后端没加入战场的董子健,防止他在斗圈外和圈内的刘昊然来个里应外合。




这刻碧剑的主人心情很是微妙,一方面担忧着同伴的情况,一方面又在庆幸刚刚的自己没有加入战场,要知道刘昊然腰间毛笔还安安静静地插在那笔筒中,而对面的董子健的手更只是搭在背部的剑柄上,剑仍未出鞘。


             


“风紧!”碧剑主人大吼,并向后倒退,“扯呼!”




绿衣人暗松一口气,出于面子,自己是不能主动提出撤退,现在由同伴出面,正好可以顺台阶而下。




走时绿衣人还不忘冷哼道:“要不是大爷我有伤在身,让你有了乘人之危的机会,你们以为能逃出我们的五指山吗?”




暗器者快速来到了绿衣人身旁架起他的手臂,转身就跑。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大爷我们还会再来的,你们好自为之!”




刘昊然摇了摇头,往董子健走去。




“现在的口头禅也太没创意了,这是第一十六次了吧。”




董子健打着哈欠道,“绿林好汉,肚没几点墨,能背下这句已是不差。另外那没这句口头禅的三十八次,就只剩满口粗言了。”




董子健解下背后长剑,将其当作拐杖,整个人写意地压在其上,话语中满是抱怨,“可是昊然啊,你这次解决得也是甚慢了,背着这剑维持那个姿势,真是累煞我了。”




刘昊然视线右飘,“我不就是难得见到有三个人,以为这次可以好好玩上一番吗?”




“我的好昊然,快过来扶着我,我们上路吧,不然看这天色,只怕今晚要露宿在外了,唉。”




“还不是你说我们不打眼害的!”




“我也没说错啊,现在不是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了吗?”




“敢情,这土是我,这将也是我?”




“啊,我饿了。”




“……”




-----------------------------------


                   颐和园.冬


                   @云雀。 


簌簌落雪沾衣泪,擎伞低旋云烟霏。


昨日猛虎今伏兔,对岸无君何必渡。







评论(2)

热度(70)